服务热线:

人生就是博

您当前的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 >

杉本博司:人生是一次长长的曝光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0/03/23

  我以为真正的美丽,是可以通过时间考验的东西。时间,有着压迫、不赦免任何人的腐蚀力量,以及将所有事物归还土地的意志。能够耐受这些而留存下来的形与色,才是真正的美丽。

  「摄影界哲学家」「现代美术家」「建筑师」「古董收藏家」「最后的现代主义者」……一个个标签描述的,正是这位日本艺术家——杉本博司。

  已经69岁的杉本博司,长期活跃于国际舞台,是日本当代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。他的摄影作品巡回出现于世界各大知名艺廊展馆,受到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赏、紫绶褒章、法国艺术文化勋章等奖项,获得了国内外极高的认可度。

  他最知名的作品《海景》(Seascapes)系列,就是其中代表之一。杉本博司选择了「水」和「空气」这两种自古以来就存在于人类世界的稳定物质,试图用8*10大画幅相机的银盐胶片,来重现现代人与古代人眼里能看见的同样风景。

  「人类祖先看到的第一个景象,现代人有可能看到吗?对我来说,照片就是一种能让我心中的美景实体化的发明。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,我也一样。但这个世界真像我所看到的一样真实吗?」

  杉本博司用摄影将时间捕捉在镜头框里,极简的画面与色彩中,混淆了现在与过去、表象与真相、瞬时与永恒。

  带着实验的心态,杉本博司在剧院里用相机长时间曝光,而后留下这部电影的真实影像——阴暗的背景下,一片徒然空白的光。这种用人眼无法看到的场景,也深深震撼了杉本博司,从此开启了他的《剧院》(Theaters)系列作品。

  从私人小剧院、汽车电影院、到后来专门获准拍摄的荒废老剧院,不同的物理空间赋予了他的作品相似的深意。

  「剧场系列是人生的隐喻,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一样,但当生命结束时,他们都回到同样的白光。」

  除了摄影外,杉本博司也热爱收集古董、能剧和建筑设计,从不同的媒介里继续摸索有关「时间」和「历史」的秘密。而最近,在神奈川县的海边,就开放了杉本博司构思数十年完成的作品——

  位于箱根山和相模湾之间的「江之浦测候所」占地近一万平米,被杉本博司自称为「毕生的集大成之作」。之所以选在小田原市,是因为这是他幼时曾在开往小田原的列车上时,看到了相模湾的大海,「最初意识到了自我的存在」。这种懵懂的初始体验,成为后来影响他创作《海景》等作品的艺术启蒙,也使得小田原成为了他人生与记忆的开端。

  回到自己的精神故乡,杉本博司耗费十几年的心血,在依山靠海的美景中,建造了这一系列融合日本传统文化与西方哲学思考的建筑群,以此来深入个人的记忆、现代人的意识与人类共同的源点。

  这是一个与冬至光遥拜隧道平行、沿冬至轴线方向,建造于桧木柱上的舞台。杉本博司尝试了不同材质,最终选择用造价昂贵、制作相机镜头的光学玻璃,来最完美地呈现阳光透过的光芒。

  桧木柱的结构参考了京都清水寺的清水舞台和鸟取的三德山文殊堂,观众席则仿照了意大利拉丁姆的古罗马圆形剧场,融合东西方古老的文化元素。

  这条百米长廊被选择建在海拔100米的海边,构造充满野心:使用大谷石的自然肌理覆盖一面墙壁,另一面则用37块没有多余支撑的玻璃板拼成,长廊面向海边的最后12米则设立了眺望海景的绝佳平台。此时长廊内展出的,正是杉本博司的代表作《海景》系列。

  只有在夏至日的清晨,海面升起的朝阳才能在某个瞬间用阳光填满整条长廊的全部空间,是一年一度的绝佳美景。

  与夏至长廊的构思不同,杉本博司将冬至——一年中日照时间最短的一天,看作是一年时间的终点,也是对世界文明循回往复的生死的纪念之日。将日出日落赋予特别意义的,也正是人类共同创造的意识之一。

  为了复苏这种「人类最古老的记忆」,杉本博司打造了这个地下隧道,外面覆盖原始的巨石,中间放置了一座古井用于采光——古井中放满了光学玻璃的碎片。冬至的清晨,从相模湾升起的太阳贯穿这条70米的隧道,将这一瞬的光辉定为永恒。

  日本最早的艺能,可以追溯到日本神话里的天钿女命,被认为是日本舞蹈的起源。杉本博司参照能剧舞台建造了这座石舞台,主要使用当地建造时多出的石材,更有江户城墙上的巨石、福岛川内村瀑布脚下的岩石,放在四周。

  石舞台的轴线与春分、秋分的日出方向重合,从日出前的薄光到日落后的余晖,都能很好地映照出来。

  杉本博司吸取日本最古老、也是千利休现存唯一的茶室「待庵」的精髓,建造了这座茶室「雨听天」。仅2张榻榻米大的极小空间里,使用铭木、土墙等质朴的素材,意在营造山居清贫的气氛,适合在雨天里静静聆听屋檐垂下的水滴声。

  茶室的窄小出口处是光学玻璃材质的置鞋台阶,用古坟石馆板做成的石头路静静延到门口仿中世史迹的石鸟居。精心计算的角度,也正好能让来客从这里完美框住春分、秋分的日出时刻。

  「艺术在人类的思想史中,一直是人类意识最先端的提示角色。艺术先于人类的意识诞生,它是在洞穴壁画里的祝福,是宗教与神学中的启示,也是王朝历史里的权威装饰。如今的时代到达了成长的临界点,艺术仿佛失去了表现的对象。」

  杉本博司为了找到这种人类的集体意识,用天空作为画布,从新生命重生的冬至、主要转折点的夏至到代表通过点的春秋分,摆脱东方或西方的文化界限,在这里大胆地测量人类与自然、时间与艺术的关系。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  • 售前咨询
  • 售后服务